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禁地

在幼稚園裏有一個“禁地”。那兒不允許孩子們出入。在就在不久以前,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一些孩子被關進去的。那本是一個儲藏食物和糖果的倉庫。有時候也會用來禁閉一些不聽話的孩子。那是幼稚園裏最高的處罰。但是在禁閉一個暴躁的孩子時出了意外,那孩子的靈魂被永遠地關在了裏面。

我也只是聽一些比我們大一點的孩子們的講述。顯然他們是從更大的孩子那兒聽來的。於是我對那個封閉的空間充滿了好奇。那好奇心充滿了我的身體。我約好了膽小而嘴讒的胖子一同前往。我對他說:“那裏關押著最好吃的糖果。”

胖子終究猶豫的答應了跟我一起去。在大家午睡的時候,我翻越過熟睡中的小朋友們。像穿越一片遍佈著孩屍的戰場。我推醒了嗜睡的胖子。他推脫著不願去。我則提著他的耳朵,俏聲地向那禁地走去。

“禁地”的門向我們敞開。裏面隱約可以看見一些模糊的東西。如此的誘惑著。我們緩慢的走了進去。胖子急切的開始尋找他的糖果。

“除了糖果,什麼也沒有。”我找了一圈,沮喪的說著。而胖子已經開始吃了起來。剛吃了幾口。胖子也失望的說“是過期的。”

然後我們都覺得索然無味。便開始往回走,我們穿過一片黑暗。打開了那個“禁地”的門,可是出現卻不是我們的幼稚園。而是一個我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。那裏到處是一些表情痛苦的孩子們。
返回列表